首页 武侠 我可能是个假王爷

第253章 ↑↑↑ 点广告支持我们!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可能是个假王爷 牛皇书(rmxs8.com)”查找最新章节!

  马车在行驶的途中突然被一个商贩拦住。

  老管家胡继宽并没有对这个不长眼的小商贩斥责,而是顺着商贩的意思叫车厢里的崔绣和楚潇潇下了车。

  崔绣前脚才从车上下来,老管家就一脸谄媚地将他的手臂扶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可以用手来支撑的平衡点。

  崔绣只是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恭恭敬敬的老管家,将后面的衣摆从马车上掀下。

  崔绣走到前边,那个商贩见了崔绣点了点头,将三人带进了一间成衣铺。

  楚潇潇对于成衣铺是极为喜爱的,平日里就没少往这些个店里边逛,见那名公子哥竟然主动把她往成衣铺带,心底难免有些雀跃。

  成衣铺内大多是些妇女用装,一件件看过去虽不见得有多么雍容华贵,但至少花花绿绿的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待到商贩把三人带进铺子之后,先是靠在门口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番,然后悄然关上了大门。

  楚潇潇和老管家闻声皆是一惊,转过头来看着此人,面色不善。

  商贩没有理会二人,而是径直走到崔绣身边,猛然跪下抱拳道:“锦衣卫北镇抚司百户向城,见过崔主事!”

  楚潇潇闻言惊呼一声,之后意识到自己失了态忙用一只玉手捂住红唇。

  锦衣卫这三个字在大秦实在是如闻雷鸣,太过于惊世骇俗些,即使是她们这些冀州江湖门派的一把手这一辈子也没能见过真正的锦衣卫,最多就是和六扇门的那些个黑衣捕快打打交道。

  老管家双眼微眯,他心中早已有数,故此并不见怪,只是脸上还是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位公子哥不仅是朝廷的人并且还能指挥锦衣卫,毕竟锦衣卫真正的对手从来就不是他们这些江湖门派,试问江湖上除了一两个那种拥有百年底蕴的大门大派,谁能跟背靠皇家的锦衣卫扳一扳手腕?

  崔绣看着面前跪下的百户,轻轻摆了摆手,“人都到齐了吗?”

  百户有些迟疑地看向旁边二人。

  崔绣淡淡道:“但说无妨。”

  百户闻言恭恭敬敬道:“目前黑水崖山脚下已经埋伏断后好手三十人,山腰补位盾牌兵五十人,山顶寺庙外围强攻手和弓弩手共计百余人。”

  楚潇潇在一旁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这兵力已经足以轻易摧毁曾经“老四门”中的任何一个门派。

  崔绣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便登山吧。”

  他瞥了一眼楚潇潇身上有些暴露的衣服,在铺子里随手扯了一件黑色夜行衣给她,“换这件,你原先这件不太好看。”

  楚潇潇闻言微微一愣,还是笑着跟崔绣道了个谢。

  其实崔绣心里想的是待上山之后李时毓看见她会误会些什么,虽然他和她之间本来也没什么,和她之间更没什么,只是心中有些奇怪的念头作祟而已。

  他再瞥了一眼老管家身上的一席青衫,胡继宽笑着道:“公子我可需要换件衣裳?”

  “你?”

  崔绣微微皱了皱眉,“你换衣裳作甚?”

  老管家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恼,笑呵呵地应下。

  待崔绣自己也换上了一身飞鱼服,腰间跨上一柄绣春刀之后。

  老管家看着崔绣的眼神又不一样了。

  胡继宽几乎是看着崔绣眼睛都挪不开了,一脸正儿八经的谄媚道:“若非老奴是男儿身,只怕都要仰慕上公子了啊,身沐恩宠飞鱼服,手仗利刃绣春刀,这句诗用来形容公子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啊。”

  崔绣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似乎无法自拔的老管家,后者立刻禁声。

  他从不知什么地方拿出来一柄扇面上写满诗词的罗缨扇子,轻轻在上面摸了摸纹路,却并没有摸到熟悉的山河社稷绣图。

  想到某个此时内心可能慌乱无比的小妖女,崔绣嘴角微微上扬,心道郡主暂且莫慌,待本官来救你可好。

  黑水崖。

  寺庙里边,郡主正百般无聊的对着佛像敲敲打打,她始终觉得这尊九丈佛像有点诡异,但具体也说不上来,只觉得看着它就感觉闷得慌。

  一旁的黑衣俊美和尚正坐在蒲团上打坐,也由着小妖女胡来,并不加以管制。

  白日里随便小妖女在寺庙内打闹,可是一旦到了晚上,他便不由分说地把李时毓赶出寺庙,只准她在马车里睡觉歇息。

  李时毓敲了敲暗淡的佛像,再看了眼正入定的黑衣和尚,无奈道:“和尚啊,我说你究竟在等什么?”

  自打他们上山以来已经过去了三日,却迟迟不见这和尚有什么动作,白日里似乎就只能见到他在蒲团上打坐,夜里他把门一关,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捣鼓个什么东西。

  李时毓即便是再有耐心,此时也不禁生出一些躁动。

  和尚也不理会小妖女的嘀咕。

  她看了看手中的那柄白玉柄的扇子,扇面上绣有一众山河社稷图,已经不是第一次打量这些图像的李时毓还是不禁赞叹道:“看来本郡主的眼光还是不错。”

  虽然事后为了补偿色胚把自己做得那柄罗缨扇子给了他,但那个色胚好像还不满足,自己又是大人有大量的策马江湖的女侠,最终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常年挂在腰间那壶朱红葫芦给了崔绣,不过她警告过那个色胚,不准用这个葫芦来喝酒!

  李时毓小嘴瞥了瞥,也不知道这个色胚听进去没有。

  正在打坐的和尚突然睁开眼,一向目光柔和的俊美和尚此时居然炯炯地盯着李时毓手中的那柄扇子。

  李时毓感受到和尚的目光,下意识把扇子往怀里一收,“看什么看,没见过扇子啊?”

  年轻和尚看了一会,笑了笑,便也不再多看。

  李时毓嘀咕道:“真是个怪人。”

  年轻和尚闻言并不在意,有恢复了平静。

  有些人天生就是奇珍宝物拼了命的往自己身边靠而不自知。

  若是他真要跟这个比自己小了几辈的郡主斤斤计较,岂不是每天都要被气个半死?

  他看了眼那尊有些暗沉不知材质的九丈佛像,心中默默盘算。

  天外突然下起了阵阵小雨,天空灰蒙蒙的,山势其实不算高,但此时看上去竟然感觉就像和云层近在咫尺。

  俊美和尚双手合十。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黑水崖其实是一处不算很高的山脉,四周连着有几座群山,山脚下居住的百姓习惯把最高的那处山崖叫做黑水崖。

  山下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镇子,因为背靠黑水崖,所以也不算太过偏僻。

  黑水崖为曾经冀州的“老四门”之一,相传那位黑水神僧年纪轻轻便是位武功为七品巅峰的当世高手,只是小镇上从来没有人见过那位神僧的真面目。

  镇上有个规矩,周围的其他山岳可以随意攀登,但就是不得登上那座黑水崖所在的大山,也不知是谁传下来的,反正从那位先帝打定下来这江山之时这规矩就已经悄然流传,连当地官府也对此无权干涉。

  都说此地玩物稀奇,当崔绣一行三人来到镇子的时候,也不禁为路边地摊上的小玩意儿停下了脚步。

  最先是楚潇潇看着路边的一众小饰品几乎挪不开眼了,然后崔绣就很“大方”地让她自己下去挑选。

  结果当崔绣看到一些路边的小吃,如凉粉还有泡馍时,干脆也让老管家停住了马车,自己亲自下车去买,心里暗道一声郡主你再坚持一会,待本官吃完了就来救你。

  他先去买了一碗凉粉,凉粉厚度刚好,再加上那卖凉粉的小娘子从来没见过这么俊俏的公子哥,俏脸微红,加辣椒时不禁抖得稍多了些,一碗红油泼辣子就这么满满当当的递到崔绣面前,结果就是从来没吃过辣的崔绣一边吸着凉气又一边忍不住嗦粉,吃得那是一个过瘾。

  一旁卖凉粉的小娘子见这位俊俏公子哥好像是从来没吃过辣的样子,不禁开玩笑道:“公子若是觉得有些辣了可以伴着酒水来吃。”

  当崔绣真的取出栓在腰间的朱红酒葫芦就欲借酒去辣时,那小娘子微微一愣,连忙摆手,哭笑不得道:“公子使不得,这酒只能越喝越辣罢,去不了辣的。”

  坐在车上的老管家好像坐在车上无所事事一般,也不对这些个路边小玩意和小吃感兴趣,就这样守着马车。

  他看了眼崔绣站在路边摊红着脸嗦粉的侧身,眼里若有所思,之后一席青衫再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人事,眉头微微皱起。

  黑水崖下的这个镇子他不是没有来过,以前还在紫阳山庄装孙子的时候那位紫阳真人就经常派自己这些手下去骚扰其他“老四门”,不求给他们造成什么损失,但至少也要恶心恶心他们。

  可是要他说出来到底有些什么不对,老管家一时也道不出个名堂。

  但心中一向警觉的老管家认定此处绝对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街边的吆喝小贩,卖茶水的摇扇老板,还有过过往往停不了脚步的路人。

  一切好像那么寻常。

  他再看向那名看似沉浸在小镇美食中的公子哥,心中渐渐有数。

  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一辆马车。

  这辆马车不像他们这辆有些寒酸,马车所用的木料皆是上品檀香,车行而几乎无声。

  车上下来一个青衣女子,赫然就是那日与崔绣交手的白缨鱼鳞甲女子,此时她没有穿戴盔甲,而是一身青衣如翡翠。

  顾南衣走到正在全神贯注于凉粉的崔绣身边,后者就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来人一般,只顾着嗦粉。

  顾南衣见状眉头微微一挑,对正在嗦粉的崔绣一番打量,见他正满脸通红,额头上甚至隐隐有小汗珠浮现,嘴角讥讽道:“哟,看来咱们的崔绣大人是吃不得辣的呀。”

  崔绣没空理她。

  顾南衣对着那位卖粉的小娘子笑道:“姑娘,给我也来一碗。”

  小娘子先是见到了这么俊俏的公子哥,然后又来了这么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忙诺了一声,一边打作料一边不禁悄悄反复打量二人,只当这二人是一对了。

  顾南衣瞥了一眼旁边的崔绣,像是忘了什么道:“对了,多要点辣。”

  说完,她美目盯着那位小娘子,上上下下将其打量一番,轻声自言自语道:“多好一姑娘,可惜了。”

  在一旁正在吃粉的崔绣闻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顾南衣轻声冷笑道:“你们男人就会祸害这种好姑娘!”

  崔绣闻言也不理会,翻了个白眼,表示锅从天上来。

  当小娘子终于递来一碗比崔绣那碗还要红亮些的的凉粉,顾南衣眼皮微微跳了下。

  崔绣终于把自己那份吃完了,也顾不上有些肿胀鲜红的嘴唇,转头在摊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着,瞧着二郎腿,看着顾南衣,那意思就像是要是你不把这碗吃完我就看不起你的纨绔模样。

  顾南衣也端着那碗凉粉坐下,刚吃了一口,眼角就有些红润。

  她面无表情,又吃了一口。

  崔绣突然开口道:“你来干什么?吃凉粉?”

  顾南衣不理他,因为她已经被辣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自顾自的吃着。

  崔绣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警告你,不要打那个和尚主意。”

  他看着正在埋头苦干的顾南衣,微微眯眼。

  昨夜在楚潇潇和胡继宽相继睡去之时,他悄悄和那位西北潜伏的锦衣卫百户向城见了一面,让其在明日太阳落山之前悄然派遣一百号锦衣卫好手至黑水崖伪装埋伏。

  而在此之后,那位百户还告诉他了一个关于身边这位青衣女子的消息。

  崔绣看着身边正被辣得满脸通红却还是只顾着吃的顾南衣,眼神有些复杂。

  消息说这个女子与那位前朝的白衣国师有些关系。

  那如此的话谋杀孙仲节度使的凶手是否就可以把此人排除在外了?崔绣不知道。

  此时他心中各种事端的牵头线已经是乱成一团。

  这趟西北之行已经有了太多意外,他不愿再多生事端。

  况且那位三皇子李挽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那位东临剑仙又怎么可能亲自来西北抓那个小妖女?不过是另有所图罢了。

  他突然站起身,轻轻拍了一下女子的肩膀。

  顾南衣猛然抬起头,看向崔绣的眼神有些嫌恶。

  崔绣淡淡一笑,看着她那只甚至比他刚才还要更加红肿一些的嘴唇,轻声道:“吃不了就不吃了,没人逼你。”

  那席青衣闻言更恼,继续埋头吃了起来。

  崔绣见状无奈一笑。

  他望往那座黑水崖,眼底微微泛起涟漪。

  北镇抚司中一档天字级密案中曾记载,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魔教似乎和这黑水崖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相信,这个秘密不会只有他一个人感兴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