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双世宠妃之嫡女惑天下

第752章 因为你在这里 ↑↑↑ 点广告支持我们!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双世宠妃之嫡女惑天下 牛皇书(www.hythhac.com)”查找最新章节!

  而此时的离宫,在苏玉徽那清湛的目光下,赵肃一时默然。

  他喜欢的姑娘有着超乎常人的聪慧和机敏,可是在这样的局势下这样的机敏和聪慧带给她的往往会是无尽的麻烦。赵肃,不想将她卷入到是非中来。

  他不想再让风雨侵袭到她,可是在他的身边他带来的只有是非和风雨。

  苏玉徽说完之后,便不再开口,等待着赵肃的回答,静悄悄的,甚至能听得见朔风席卷过雪花的声音……

  她潋滟清湛的目光对上赵肃那深邃的、带着一种似是克制隐忍的眼神,默然许久之后,她听见赵肃道:“我已经放你离开过一次了。”

  苏玉徽疑惑的看着他,却见他忽而俯身上前,左膝半屈于软榻之上,深邃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暗沉沉的、偏执道:“可是你为何还要回汴梁?”

  鼻尖萦绕着幽冷的檀香,那双深邃的目光像是曾经见过的、叶兮清笔下的罂粟,美丽危险,却又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就在他靠近的那一刻,苏玉徽似是失去了思考的理智,下意识的回道:“因为你在这里……”

  明明世间的情话有千万种,可是真正让人动容的并非如同戏文上所说的那一种生死相许、你侬我侬的那些誓言,而是那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也是最为真挚的情感。

  无论是相府那一场并不算得上美好的以赵肃、苏玉徽身份初次相见;还是追溯到之前岭南山中,不知身份的二人在山洞中数月的相依为命;或者在那更为久远的儿时相逢。

  命运两个字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将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紧紧相连在一起,世间最亲近的人,在大厦将倾之时,携手风雨,不离不弃。

  所以,他说:“我本是想要倾覆这大倾江山,让他身败名裂、永失所有!”

  苏玉徽讶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对徽宗的恨意竟然如此之深!

  因为过于惊讶,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赵肃的靠近,而后便听他又道:“可是如今我改变主意了……”

  “我要这江山,夺走他手中的权势,生生世世、永生永世,让他看着我只尊靖王为父,永远不会叫他一声父亲!”

  苏玉徽微微一惊,不是因为他近乎大逆不道、有违伦常的话,还有那放在纤细的脖子上炙热的手!

  那双手在冰凉入骨的手,让她会想到数次被他掐着脖子险些丧命的不愉快的经历;可是当那双手边的无比炙热的时候,让她想起的是某些暧昧的纠缠的画面。

  二人离得近,他暗沉沉的眼眸中倒映出她脸色绯红的模样,鼻尖萦绕的是极其熟悉的幽冷檀香,她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努力将甚至从沉迷着拉回来,瞪着他道:“说……说正事,不许动手!”

  她的掌心微凉,如同一泓清泉,他反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那锋利的眉宇之间睥睨张狂的好似要踏碎整个世界:“你师傅答应过我,只要我得了连城璧便可将你许给我。‘得连城璧者得天下’,没有连城璧,我用这大倾的江山同他换!”

  明明无比狂傲的语气,可是在他说来丝毫没有任何的违和感,似乎有的人天生站在那最高的位置上,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慢,世间山河万里、万紫千红,不过是他脚下一柸黄土。

  苏玉徽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触动了,一时间在他侵占的气息下竟不知说什么,直到感觉另一只炙热的手捏上了他的下颚,微凉的唇瓣被滚烫的气息覆盖住,她反应过来想要推开他,却又沉迷在了那如同罂粟一般醉人的眼眸中。

  窗外大片的雪花簌簌而落,朔风席卷过梅雪,在呼啸的风雪中,这临水而建的阁楼内却是一派静谧与旖旎。

  或者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又或者并没有过很久,送饭侍卫的扣门声,打断了暧昧的气氛。

  他松开她的时候,她本就单薄的衣襟不知不觉在他的掌心凌乱,露出白皙脖子下那精致的锁骨,甚至那里面那一抹青翠颜色若隐若现。清湛的目光仿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白皙的脸颊带着浅浅的绯红,那一种潋滟的风情考验着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他终于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桌子上的冷茶根本熄不灭他体内的躁动,他打开了临水而建的窗户,当那风雪夹杂着梅香扑面而来总让他血液中的躁动平复了下来。

  苏玉徽理智回笼羞愤交加的将凌乱的衣襟整理干净,抬头看他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夔王殿下一脸肃然的站在窗户边。

  眉峰轻拢,一脸正气的模样仿若是在忧国忧民,殊不知他想的是……怎样才能尽快下聘成亲,名正言顺的将某人拆吃入腹!

  苏玉徽还未开口,门外不合时宜的再次传来了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啪嗒”一声,赵肃将窗户关上,微沉的神情表示着被打扰之后不悦的心情,见苏玉徽躲回了幔帐里,他才阴沉着脸色打开了房门。

  离宫出了刺客这样大的事,程武安进宫回话了,送饭的是个小侍卫。

  “王……王爷……”他拎着食盒站在门外瑟瑟发抖,看着赵肃的冷脸,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赵肃没让他进来,冷着脸接过了他手中的食盒,什么都没说便就关上了门,那侍卫方才如释重负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离开。

  此番折腾下来已经半夜,离宫的厨房这个时候当然没什么好东西,只不过简单的三菜一汤,味道不是很好。

  苏玉徽虽然也饿急了,但她吃口味素来挑剔,只吃了几口便抱着一旁赵肃特意嘱咐人送过来的梅花糕啃了起来,剩余的饭菜都被不挑剔的赵肃吃了。

  当初在岭南的山林中苏玉徽便看出赵肃对吃的丝毫不讲究,无论是香喷喷的烤山鸡还是难以下咽的野菜他都能神情如常的吞咽,所谓食物对他来说只不过是维持生存基本的需要。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时苏玉徽丝毫没将他与权倾朝野的夔王殿下联想到一起。

  想到之前种种苏玉徽不由心中一阵唏嘘,任凭她那时也不会想到之后会与他纠葛如此之深。

  等吃到了七成饱了,打破沉默的是苏玉徽。

  “兵权在你手中,只要你想要,这大倾江山于你不过是囊中之物。可是……靖王与靖王妃的遗骸被他们掌控,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赵肃被困离宫,便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受他们牵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