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戏鬼神

第169章 招魂驭灵 ↑↑↑ 点广告支持我们!

戏鬼神 夜雨飘灯 5102 2020-10-06 19:3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戏鬼神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逃逃逃……

  秦守诚此刻已是拼了命的在逃,沿途所过,已是分不清究竟死了多少人,那运河河面上,河水都被染红了,浮尸无数,街面上更是铺满了尸体,一个个死状惨不忍睹。

  身后枪声紧追不舍。

  他捂着肩膀,脸色难看至极,却是适才中了一枪,要不是临时警觉身子侧开一些,怕是这一枪就能要了他半条命。

  “他妈的!”

  身后哨声四起,无数洋毛子全都朝他包夹了过来,秦守诚心一横,干脆朝着那漂满浮尸的运河冲了过去,当务之急是先摆脱追兵,再想脱身之策。

  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他已无暇去顾及那王掌柜的死活了,只能说是生死有命,各凭天意吧。

  强憋着一口气,秦守诚箭步如飞的朝着运河冲去,可眼瞅着已能听到那河水的激流声,偏偏世事弄人。

  “咿呀……咿呀……”

  突然,他耳朵里钻进了一阵轻低的叫声。

  “婴儿的叫声?”

  秦守诚脸色急变,一双满布猩红血丝的眼睛,正飞快在沿途的尸体上不停扫过。他之所以能这么肯定,那是因为,他自己的儿子还不到一岁,这样的咿呀学语声,他已听的再熟悉不过。

  只是他脸上却又泛起了纠结,他现在已是自身难保,而且身后追兵不断,倘若再抱着个孩子,那借着运河摆脱追兵的想法恐怕就做不成了,只要一耽搁,下场如何,不用多想。

  可他要是不救,被那些洋人发现,这孩子八成离不了被摔死的下场,他这一路走来,可是看见不少。

  到底救不救?

  秦守诚正想着,眼神猝的一定,只见不远处一个面朝下,背朝上的妇人尸体,像是动了动,再见一只娇嫩白皙的小手,带着个银镯,正在咿呀声中从妇人怀里伸了出来。

  果然是个孩子。

  秦守诚心头一颤,眼睛红的像是能渗出血来,脸色却惨白的吓人,活像是个病鬼。遂见他看似就要奔远的身子忽的急转回来,连滚带爬的在枪响中扑到那妇人的尸体旁,从里面翻出来一个襁褓。

  抱起就跑。

  那妇人已死,可这孩子却护的周全,只有小小的脸蛋上沾了点血水,睁着一双圆圆的明眸,在秦守诚怀里咿呀的叫嚷着。

  “乖、乖、别喊了……”

  秦守诚用着发颤的嗓音,和平日哄儿子那般的语气,轻声说着。

  说来也奇,也不知道是不是襁褓里的孩子真的听懂了,竟然突然安静了下来。

  “啪、啪……”

  身后枪响不断。

  但更让秦守诚绝望的是,他前面竟然又几个洋毛子正在大肆烧抢掠夺,听到这边枪响,已是纷纷提枪呼喝。

  追兵将近,前路已断,当真是穷途末路。

  可秦守诚却不想坐以待毙,他脚下一转,忙赶进一个巷道里,眼神四下急扫,却是慌不择路的翻进了一户人家的小院,里面早已满地狼藉,主人家全都倒在了血泊里。

  他将襁褓放在一个隐秘处,想也不想,又翻了出去,看着巷口飞快逼近的人影,秦守诚啐了口唾沫,一挽手中双刀,眼神一狠,杀意酷烈,竟然是不退反进,朝着洋毛子迎了上去。

  说实在的,他心里是真的有些瞧不起这些洋人的火器,哪怕苏鸿信曾经告诫过他,但对这些洋毛子,他压根就没瞧的起过。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没有经历过与那枪炮火枪对抗的磨砺。

  在此之前,也不知多少人和他想的一样,想他们苦熬数十载方才成就了一身的绝技,又岂是那一颗小小的弹丸能比拟的,可等到老燕子死的时候,他这才醒悟过来,奈何为时已晚,大势已去。

  但,事已至此,悔之无用,如今就剩一字,杀!

  他练的是关东刀客的快刀,这刀法算是囊括了诸多江湖刀法的精粹,是一次次在与人对敌中,用人命和人血磨出来的,最纯粹的刀法,没有花哨,出鞘见血,比的就是谁先让对手倒下。

  舍了奔逃的心思,秦守诚双脚一窜一闪,用的竟是戳脚里的玉环步,只在巷道仿似踩着冰面般溜了出去,就在那些洋人追到胡同口的时候,他已滑着步子挤进了洋毛子的队伍中,人影急闪,刀光也在闪,飞旋如电,连劈带砍、在那些洋鬼子的脖颈上连连带出让人惊心动魄的凄红……

  猝不及防之下,洋鬼子瞬间阵脚大乱,呼喝,惨叫交织一片,混乱中还有连连枪响,这些洋人勉强只能算体魄魁梧些,可是根本就不动拳脚功夫,转眼竟被一人杀的溃不成军。

  秦守诚杀的兴起,一双阴阳刃运足了劲力,刀刃连连劈砍落下,连枪管都能从中劈开,一口气连杀了九人,眼瞅着他已占据了上风,哪想夜色里突的起了一声枪响,竟然有人在不远处打黑枪。

  “噗!”

  一团血花,当即从秦守诚的小腿炸开。

  秦守诚心里一沉,攻势不由自主的缓了缓,而那些溃败的洋毛子,则是趁机纷纷撤开,接着拉动枪栓,竟然敌我不分的开枪,显然是宁肯杀错,也不肯放过他。

  “砰砰砰……”

  枪响连连,不少洋人也都在惊恐的咒骂中躺在了地上。

  秦守诚则是擒过一个洋人,充当肉盾挡在身前,一手扣其咽喉,另一手握刀着了魔一样疯狂捅杀着手里的洋人,刀子只在对方的背上扎出一个个血窟窿。

  十几人的小队,交替射击,枪响不断,只在枪口喷突出的火舌中,秦守诚面前的洋人不消片刻就被乱枪射成了筛子,血肉模糊。

  秦守诚本就有伤在身,一番爆发劲力去了大半,如今又受伤,口中气息已是不受控制的喘了起来,而且洋毛子这一连串的射击更是令他苦不堪言,流弹飞过,将他浑身带出一条条血口。

  “杀!”

  心知已无退路,秦守诚只把手中尸体往前一推,整个人趁机忙倒地一翻,在血泊里滑了出去,双刀一横似风车般贴地急旋。

  血水四溅,刀光急走。

  惨叫声中,只见那些洋人纷纷哀嚎倒地,双脚还在站着,可小腿往上却已倒下,秦守诚口吐狞笑,刀尖连挑带剜,刨心挖腹,开膛破肚,已是连毙地上的洋人。

  等到都杀干净了,他这才浑身是血的强撑着站起。

  但就在这时。

  “砰!”

  一声枪响从长街一头传来,秦守诚胸膛上登时溅出一团血花。

  他挣扎着抬头一瞧,却见不远处,已是半蹲着一小队士兵,同样是黑发黑眸,然身形矮小,却非这神州上的汉人,穿着军装,正遥遥瞄准着他。

  “倭人?狗娘养的畜生!”

  秦守诚口中吐血,咧嘴一笑。

  遂听。

  “砰砰砰砰……”

  长街上枪响阵阵。

  足足持续了半分钟。

  随后,才恢复死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见那房顶上,一条黑影动行非人,扑纵如飞,只在屋顶飞檐间借力攀登,从远处赶了过来。

  然后,苏鸿信停在了街边的屋顶一角,一双兽瞳定定看向一群洋人尸体中,那满身血洞,跪倒在血泊里的人……

  片刻后。

  “叮铃铃!”

  招魂铃响。

  “血为引,声为令,魑魅魍魉尊我命,四方鬼神请敬听,速到驾前显威灵……”

  一声暴虐嘶吼,蓦然惊破夜幕。

  “给我杀!”

  霎时间,天津城中,阴风渐起,鬼气弥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